我的脸,谁做主?
回顶部
取消2
2020-08-11更新5999人已关注

我的脸,谁做主?

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渗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小到人脸解锁、刷脸支付、自动对焦,大到安防系统中的对犯罪分子的面部识别,都有赖于这项AI技术的应用。

然而无论是之前AI摄像头进校园还是一夜刷屏的ZAO App,都在严重挑战着公众的隐私和信息安全底线。隐藏在技术之下的人脸识别黑灰产业也逐渐浮出水面,越来越多人开始重视起“脸”的安全了。

虎嗅关注每个人的生物信息安全,关注此文集,新技术给社会带来挑战,迎战的最佳方式不是恐慌抗拒,而是更多的关注和了解,毕竟自己的脸,得学会自己;。

随处可见的人脸识别,意味着什么?

随处可见的人脸识别,意味着什么?

技术崇拜拥有一种神经质式的夸张,对它的鼓吹和对它的恐惧是同样的

看理想?43
为什么说生物特征信息安全比“肖像权”更重要?

为什么说生物特征信息安全比“肖像权”更重要?

生物特征信息的泄露是永久、不可逆的

古老湿?38
比隐私滥用更可怕的,是AI摄像头的黑灰产之困

比隐私滥用更可怕的,是AI摄像头的黑灰产之困

那些远在普通人感知范围之外的“叵测居心”

脑极体19
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监视;

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监视;

《教师法》赋予了老师管理学生的权利,法律赋予了机器什么?

宇多田130
争议漩涡中的ZAO:换脸视频一时爽,隐私伦理火葬场

争议漩涡中的ZAO:换脸视频一时爽,隐私伦理火葬场

你的“脸”不再是你的脸,那你还会是你吗

深响24
文集作者
GPLP犀牛财经

GPLP犀牛财经

理性投资 成熟创业 微信公众号gplpcn

古老湿?

古老湿?

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

宇多田

宇多田

不看技术会被时代抛弃

看理想?

看理想?

“看理想”诞生于知名出版品牌“理想国”,以“做出版”的态度,开发视频节目、直播、音频及周边产品等一系列媒介,探寻文化生活的另一种可能。

机器之能?

机器之能?

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

读者说

在未来,人类面对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抹去自己的痕迹,你穿什么,吃什么,住哪里,用什么等等全方位所有的信息都会被记录,可能你离去了,它也不会消失,这些被他人所掌握,就好像赤裸裸的站在别人面前,想想都可怕~~~

《比隐私滥用更可怕的,是AI摄像头的黑灰产之困》

真相是,很多企业在消费者或不知情、或被误导的情况下,索要过多权限、并强行攫取用户信息,然后冠之以“用户同意”的名号,再对信息进行滥用。我们能做的,就是提高警惕,珍惜自己的信息安全。 很多软件就是不授权不让用的套路,多少消费者都是被逼无奈。

《为什么说生物特征信息安全比“肖像权”更重要?》

坚决抵制这种存在道德争议、人道争议的AI使用场景。坚决不让步。任何一点点的让步,都可能成为日后人类滑向被AI控制的深渊的起点。

《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监视;

对人权的亵渎,未成年人不是成年人的附属品,不应受到侵犯其隐私的监控。每个人,包括孩子,都应该得到尊重。

《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监视;

自以为是的产品,和自以为是的数据分析。

《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监视;

这不是产品问题,本质上是对人权的漠视,对侵犯人权带来的:π匀现系牟蛔。

《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监视;

同样系统作用于成人,就看他支不支持了。

《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监视;

猪进猪圈 人进人圈 王八却在泥塘玩耍 用虎嗅才子的话说这么好的东西人民公仆应该先用起来!

《AI校园版《楚门的世界》?》

我的孩子即将开始上学,但是我反对这个东西出现在校园。谁上课没有走神过,谁没有做过小动作,谁没有摆弄过橡皮削笔器???我觉得这个鬼东西是对孩子的自由,以及天性的侵犯。上课只盯着老师的就是好孩子吗?想到了“读死书,死读书,读书死”,难道想让我们的孩子都变成这样吗?没有了活泼机灵,都变成了呆呆的木偶人,这还是孩子吗?如果我孩子的学校要安装这种鬼东西,我会选择转学的。

《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监视;

一群成年人畜生对责任更加放弃得肆无忌惮罢了,安全?学习?你看在班主任办公室装着这个让教导主任看,教导主任那里装着要校长看,校长那里装着要上级领导看? 他们敢吗? 他们能吗?

《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监视;